《你好,李焕英》商标全类别注册保护利弊得失

名商网2021-02-24 14:07:47责任编辑:hjj阅读量:49
分享到
标签: 注册商标
《你好,李焕英》商标全类别注册保护利弊得失

《你好,李焕英》在2021年大年初一上映,至2月21日晚八点票房正式突破40亿。出品方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依据深交所创业板要求披露公开信息显示,因保底发行问题该公司自影片获得的票房收入约6000-6500万元,就此而言,北京文化作为出品方并未获得很高的收益,当然其原因在于影片发行商业模式的选择的结果,对此不再赘言。但该公司将“你好,李焕英”作为商标在45个商品和服务类别上申请了商标注册,又能够看出该公司对于知识产权的重视。

从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检索结果来看,其还对2020年同期上映电影《我和我的家乡》、《沐浴之王》申请商标注册。尤其是对《我和我的家乡》、《你好,李焕英》影片名称进行了45个商品服务类别全覆盖注册,该种行为亦被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所称道。但值得注意的是该种全类别注册的行为并非真正的知识产权体系建设,相反却映射出申请人长期发展运营方向模糊,不得已而为的撒网式商标注册。该种方式在尚不明晰自身发展方向情况下,的确能暂时阻止他人申请持有相同或近似商标,但实际效果如何呢?


一、 “你好,李焕英”防御性商标注册若不实际使用,该商标将面临任何人均有权申请撤销的风险。

北京文化全类别注册行为具有防御性质,面对45个商品服务类别及指向的具体商品服务而言,与其自身业务相关部分十分有限,也就表明其大量商标不可能实际使用。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九条注册商标“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此类商标极可能被任何法律主体予以撤销而归于消灭,重新进入公共资源范围,该种防御最终沦为假想性防御。除非商标权人真的在45个类别上真实使用注册商标,但这对于任何一家公司都相当困难。

二、 “你好,李焕英”商标待字闺中,通过转让商标能否实现其商业价值呢?

如果恰好有第三方想在某类商品或服务上使用该商标,商标权人则可以通过商标转让获得转让收益。从“你好,李焕英”商标的呼叫和含义来看,实际能产生商业价值的类别是什么呢?申请时恐怕并不明晰。影片中提到了“胜利化工厂”,是否可以用于化工产品商标,未尝不可。但从商标含义而言,是否真有人会选择该商标用于化工产品则不得而知。

进一步分析,如果有人的确想用该商标,其商业价值几何?我们分析一下“你好,李焕英”商标文字构成,“你好”作为日常用语不具有显著性,该商标如果实际使用可能最终被称为“李焕英”牌某产品(服务)。但是从“李焕英”人名的角度分析,其自身的显著性仍然不强。如果考虑户籍注册重名因素,假定真的有人使用“李焕英”真实姓名。依据《民法典》第一千零一十二条“自然人享有姓名权,有权依法决定、使用、变更或者许可他人使用自己的姓名”。此时,又该如何解决商标权与姓名权许可使用之间的冲突呢?一个不具有显著性,容易被规避的商标商业价值几何?不难作出判断。

三、 “你好,李焕英”商标能否禁止他人使用并获得侵权损失赔偿呢?

假定北京文化的“你好,李焕英”商标被第三方侵权,但自身又没有实际商业性使用,依据《商标法》第六十四条规定“注册商标专用权人不能证明此前三年内实际使用过该注册商标,也不能证明因侵权行为受到其他损失的,被控侵权人不承担赔偿责任。” 由此商标权人也无法取得赔偿实现其商标价值。商标本质在于区别商品和服务来源,如果商标权人本身并未使用于具体商品或服务,也就不存在混淆商品和服务来源的基本事实,同时就表明商标权人并无损失,则不能获得法院判赔的支持。

由是观之,知识产权申请、使用、保护和运营当然是一个体系建设的问题,如果我们仅仅出于初步保护的目的申请全类别商标注册,无可厚非。但如果想让知识产权助推企业上市或上市公司保持其持续竞争力,绝非简单的申请注册过程,而必须进行前期策划、实施分析、目的甄别、体系建设、调整完善等必要的专业法律服务过程,再者考虑知识产权包含内容极为丰富,企业不同阶段对于专利、商标、著作权、计算机软件、商业秘密等的侧重各有不同,因此,知识产权体系建设是长期的动态的过程,但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得之将支撑企业行稳致远不断发展。



用户评论

品牌顾问
Robin

1808654924

057185081901

zhiyan@marksmile.com

业务咨询